徐州的诗词情怀:人生百年如寄且开怀一饮尽千锺

【2021-06-26】

  公元1332年,三月阳春,诗人萨都剌(元)从京城出发赴江南任职,途中路过徐州,写下了著名的《彭城怀古》:

  古老的徐州,从来都是兵家必争之所,这里曾经消磨了多少豪杰英雄。西楚霸王项羽,身跨乌骓马,驰骋千里,率众浴血奋战,手下将官无数;最终却四面楚歌,乌江自刎,想必他那冤魂撇不下八千江东子弟自过江东。到如今只有黄河蜿蜒于远方,纷乱参差的山峰高低逶迤起伏如龙。

  取得胜利的刘邦陵阙而今也秋风萧瑟,禾黍离离长满关中。当年项羽操演兵马的戏马台已残破不堪,燕子楼早已人去楼空。人生百年如过客匆匆,何必在意那么多,暂且开怀畅饮一番吧!醉时再去看夕阳笼罩下的荒城,独自倚立阑干目送远去的飞鸟,心里那一种难言的沉重,谁又能懂?

  萨都剌,字天锡,号直斋,蒙古族人,1308年生于山西代县,早年家境清贫,他资质聪颖,刻苦读书。19岁中进士,一心想在仕途上大展平生抱负。这首词受到一代伟人的推崇。

  评价: 萨都剌写了这些有关徐州的典故,吊古伤今,感慨人生,大有英雄一去不复返、此地空余乱山川的情调。略看好似低沉颓唐,实际上他的感情很激烈深沉。

  2012年,这首词被著名作曲家谷建芬谱上曲,由歌手韩磊演唱,成了徐州市市歌。

  上世纪30年代,著名作家郁达夫也路过徐州,想必他没有下火车,所以印象里的一路是这样的:“红羊劫后几经秋,沙草牛羊各带愁。独倚车窗看古垒,夕阳影里过徐州。”

  宋代文学家苏东坡在徐州生活了近两年,他对徐州的感受更深入一些,不仅有历史的厚重,也有生活的原味和浪漫的气息。在《送蜀人张师厚赴殿试》中写道:

  那时候,云龙山下便有三十里杏花美景了,虽然急着进京殿试,一路策马飞奔的张师厚已无心欣赏。

  苏东坡在徐州的最爱是云龙山,他早上来,晚上来,醒着来,醉着还来:“醉中走上黄茅冈,满冈乱石如群羊。冈头醉倒石作床。仰看白云天茫茫,歌声落谷秋风长。路人举首东南望,拍手大笑使君狂。”

  云龙山是徐州的一张名片,乾隆来这里的时候,说:“彭城驻辇厪河防,咫尺云龙戏马旁。本意原非是山水,偷闲聊复访苏张。翠峰夏首关林叶,绿野风清泛麦芒。底事今来艰迥句,为民筹济为民伤。”

  徐州状元李蟠家住在户部山,在他的眼里,云龙山是这样的:”岸草萋萋合远天,如环合抱古城边。千盘怪石悬风磴,一罅灵根写玉泉。樵斧担云归晚磬,渔蓑带雨出朝烟。山中六月无长夏,尽日风凉便是仙。

  苏东坡离开徐州的时候,回首一年十个月的短短时日,顿觉此生有半副身躯都留在了这里,他在《江城子别徐州》里写道:天涯流落思无穷,既相逢,却匆匆。携手佳人,和泪折残红。为问东风馀几许?春纵在,与谁同!隋堤三月水溶溶。背归鸿,去吴中。回首彭城,清泗与淮通。欲寄相思千点泪,流不到,楚江东。

  苏东坡(宋)说:天涯倦客,山中归路,望断故园心眼。燕子楼空,佳人何在?空锁楼中燕。古今如梦,何曾梦觉,但有旧欢新怨。

  连“人生自古谁无谁,留取丹心照汗青”的文天祥(宋)都说:“自别张公子,婵娟不下楼,遂令楼上燕,百岁称风流。我游彭城门,来吊楚王阙。问楼在何处?城东草如雪。蛾眉代不乏,埋没安足论。因何张家妾,名与山川存?自古皆有死,忠义长不没。但传美人心,不说美人色。”

  诗仙李白在经过下邳圯桥时,感怀张良张子房:子房未虎啸,破产不为家。沧海得壮士,椎秦博浪沙。报韩虽不成,天地皆震动。潜匿游下邳,岂曰非智勇。我来圯桥上,怀古钦英风。惟见碧流水,曾无黄石公。叹息此人去,萧条徐泗空。

  郭沫若叹银缕玉衣:越王勾践破吴剑,专赖民工字错金。银缕玉衣今又日,千秋不朽匠人心。

  贺铸(宋)在中秋前夕登上了黄楼:何处延明月,东城百尺楼。故人那得见?后夜是中秋。